安妮鲜花网
首页 | 客户服务 | 我的账户 | 购物车 | English | 安妮博客 

父亲节文章     更多>>

鲜花与节日文章索引

鲜花/绿植文章索引

鲜花速递

首页 > 文章首页 > 鲜花与节日 > 父亲节

又是一个父亲节

来源:2009.06.21 蓝梦小屋


今天是父亲节。 早就想给父亲写点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有时候, 最亲近的人往往是最难表达的。

我的父亲是一名退休教师。 从十六岁开始教书到六十岁退休, 父亲教书育人近半个世纪。 父亲走过的学校很多, 教过的学生无数, 用“桃李满天下”形容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父亲为人正直坦荡, 父亲处世宽厚敦良, 父亲工作勤勉无私。 父亲是我们仰望的高山。

小时候, 在我们这些孩子眼里, 父亲是令人敬畏的。 父亲身上有一种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共性特征——知书达理, 庄重威严。 在我们的意识里, 父亲代表着庄严和权威, 全家永远以他为核心。 他的书桌, 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 包括母亲在内, 我们谁也不敢乱动他书桌上的东西。 其实, 父亲极少发火, 记忆中他从没有打骂过我们兄弟姐妹。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让人油然而生敬畏感。 犯了错误时, 父亲只要看你一眼, 你就会觉得无处遁形。 父亲的威严, 让我很小就懂得一个词——不怒而威。 不光是我们, 就连周围邻居家的孩子, 也从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记得我有一个堂兄, 淘气顽皮, 十七八岁时偷偷学抽烟, 有一次手里正拿着半截烟在我们家晃悠, 我父亲突然走进门, 这位仁兄吓得脸都变色了, 硬是把半截烟藏在身后用手生生捻灭了。 父亲的身上, 似乎有一种气场, 让你很远的距离就被威慑。 只要父亲在家, 我们都规规矩矩地或看书或写字, 其实父亲从不过问和检查我们的作业;那时候哥哥的同学常来家里玩, 原本说说笑笑场面热闹, 一听到父亲回来的脚步声, 大家立刻安安静静坐好, 其实父亲从不阻拦我们交友和玩耍。 父亲就是这样让人尊敬而保持距离。 教书几十年, 再乱的班级, 再调皮的学生, 只要到父亲手里, 很快就能走上正轨, 而我却从没见过他大声训斥学生。 那些曾经令老师头疼不已的调皮学生, 很多最终成为了我们家里的常客, 和父亲保持几十年的交往。 我发现在面对学生的时候, 在我们面前威严的父亲, 其实是很有亲和力的, 他总能发现学生的闪光点, 信任、欣赏和鼓励学生。 对合作共事的同事, 父亲充满了热诚。 因此在师生中, 父亲口碑极好。 当我长大也成为了老师之后, 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教师的威严不是靠强硬和高压产生的, 人格的力量是无形而巨大的。

父亲的从教经历很复杂,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 父亲教过所有年级段的学生。 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 父亲在渔村黄窝一个人坚守了十六年。 在那特殊的年代特定的情境下, 父亲一个人就是一所学校!一个人的学校, 父亲是老师, 也是校工;一个人的学校, 父亲用复式教学法教一年级到六年级, 教语文算术历史地理音乐体育……十六年, 村子里所有的孩子都是父亲的学生;十六年, 父亲用知识让渔村孩子从蒙昧到文明;十六年, 父亲用行动赢得了学生和村民崇高的爱戴;十六年, 父亲从青年到壮年, 从单身汉到我们兄弟姐妹相继出生。 我就出生在那所小学校, 我的衣胞至今埋在小学校院子的土地里。 我常想, 这是不是冥冥中注定了我要和父亲一样与教育结缘?十六年中间, 父亲曾经被组织上调回港口老家, 但是很快又被调回, 因为接任他的老师实在无法一个人支撑一所学校。 在这个风光如画的小渔村, 儒雅的父亲受到淳朴的村民极高的礼遇, 谁家生了孩子, 要请先生起名字;谁家夫妻吵了嘴, 要找先生评个理;过年了, 家家户户都是先生写的春联。 父亲的小学校成了传播文明的圣地。 我读中学时, 看电影《早春二月》, 总觉得在芙蓉镇教书的肖涧秋有点像我的父亲, 后来看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 淳朴的村民对乡村教师的崇拜也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我的父亲。

特别喜欢看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照片上英俊潇洒的父亲一派文艺青年的小资情调。 其实, 外表威严的父亲骨子里充满了浪漫情怀。 父亲多才多艺, 吹拉弹唱, 无师自通。 节假日, 父亲兴致高时, 经常拉拉京胡, 弹弹三弦。 至今, 我还时常回忆起曾经回荡在我们家那狭小天地里的乐音, 时常回忆起父亲调弦找调时吱吱嘎嘎的声音和拉琴时怡然陶醉的神情, 这或许是我们接受的最早的音乐启蒙吧。 在我从小学到中学的记忆中, 父亲一直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领队兼编导。 他领着一批学生文艺骨干, 吹拉弹唱, 自编自演。 他又是编剧, 又是导演, 又是作曲, 又是指挥。 宣传队活跃在学校、机关、部队, 当时的影响还真不小呢。 这些学生中, 有些后来还成了专业演员, 活跃在话剧舞台、影视屏幕上。 我的从没受过正规文艺训练的姐姐, 非常偶然地被艺术团体从学校选拔出来, 走上文艺道路, 直至成为国家一级演员, 我想, 父亲的遗传基因加上耳濡目染恐怕是至关重要的。

父亲看似严肃的外表下, 实际上包裹着一颗善良慈爱的心。 尽管他不善于直接表达柔情, 尽管我们更习惯于向母亲倾诉, 但是随着我们一个一个长大成人, 读书、工作、成家、生子, 父亲变得越来越柔和越来越慈祥。 我们每次回家, 父亲忙里忙外泡茶递水,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父亲的爱, 点点滴滴, 无需言传, 个中滋味, 总在我们心头。

父亲一生清贫, 儿女就是他最大的财富。 他很少对我们说教, 但他的人格力量对我们兄弟姐妹的熏陶感染是润物无声的。 在我们人生的每个重大时刻, 一向尊重我们意愿不大干涉我们事情的父亲总是旗帜鲜明, 以坚定的态度为我们把关掌舵。 而这些决定往往影响我们一生。

兄弟姐妹中, 只有我继承了父亲的职业。 初登讲台时, 我执意不到父亲所在的学校任教, 我固执地要脱离父亲的荫庇, 想靠自己的努力去证明自己。 上班没多久, 父亲领着回家探亲的姐姐姐夫到我的课堂上来听课, 那是我接待过的无数听课者中最初的一批也是最特殊的一批。 听课之后, 姐姐姐夫对初出茅庐的我不吝赞美热情鼓励, 父亲什么也不说, 只是呵呵地笑着。 一路走来, 每当我工作取得一点点成绩, 每当听到别人对我有一些些夸赞, 父亲多半还是什么也不说, 多半还是呵呵地笑着。 笑容的背后, 什么也不用说, 父亲的心, 女儿懂得。

我发现, 随着年龄增长, 我越来越像父亲了。 是因为我的身上流着和他一样的血吗?还是因为, 潜移默化之中, 父亲的禀赋已经复制到了我的身上?

今天是父亲节, 祝愿父亲健康快乐!


  • 父亲节鲜花礼品订购



  • 评论   本网站或公司不会在评论中发布任何中奖或活动信息   祝愿爸爸妈妈留言
    尚未有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或联系安妮鲜花网        安妮鲜花真诚感谢您的参与!   许个心愿或祝福 >
    昵    称:  昵称不能含有“安妮”、“Annie”
    邮件地址:  不会公布,也不会发垃圾邮件  登录
    验 证 码: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发送给安妮鲜花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送货说明 | 付款方式 | 安全与隐私 | 服务承诺 | 替换 | 积分 | 网站地图 | 安妮英文图书馆
    Copyright© 北京安妮花店.   律师声明    京ICP备14026070号-2,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5348号